Logo
30 一月 2021

「你小子能不能一個屁一次放乾淨了啊!」

Post by zhuangyuan

司空圖看著趙庸吹鬍子瞪眼的。

「嘿嘿,這次去我也不知道路上會遇上什麼情況,所以柳岩兄妹還請兩位老人家多多照顧!」


「這個好說,不過你小子最好說的是實話,不然回來我打斷你狗腿!」

「你們老人家不是不知道,我可是個五好少年的!哪能欺騙兩位老人家呢!」


「趙庸兄弟,要不要我幫忙?」

龍千陌雖然不知道趙庸要到哪裡去找他的父母,但知道這是一個了解趙庸的好機會,如果他同意能和他一起去的話。

「謝了龍學長,不用了,我也是去碰碰運氣而已!」

自己又不是真的要去找父母,也不是去打架要幫手,這黑魔一族的事還是讓人少知道為好。 趙庸安排好柳岩兄妹,就等南宮平兄妹和南宮贊回國以後就可以動身了,這幾天的時間一些在觀禮賽中表現較好的學員門前也是人來來往往的不斷,那龍千陌等人的門前求見的更是排隊。

不過趙庸的門前倒顯得冷清了許多,除了星輝王國和離月王國,以及西風王國的王子以及公主來過,北冥王國的寒凝雪也帶人在自己面前賣弄了一迴風騷。

那南麓王國的除了南宮平兄妹經常性的來串串門之外,倒也沒有派人來騷擾,自己也樂得清閑,沒事就和他們幾個溜溜逛逛,倒是那南宮燕兒扭扭捏捏的多次想和趙庸說點什麼,可是話到嘴邊又咽下去了。

趙庸也估計現在南宮平兄妹應該知道了他們將要被遣回王國,看那南宮燕兒欲言又止的樣子就知道她肯定有什麼話要對自己說,不過自己就裝作不知道,乾脆來個裝傻充愣,這個時候自己要表現出什麼曖昧的舉動,估計那南宮贊的想法要泡湯了。


趙庸也是希望時間能讓那南宮丫頭忘掉自己,去找專屬於她自己的愛,而不是跟著自己這個前途不明的傢伙去種什麼田弄什麼菜的。

但南宮平並不傻,從以前的情況綜合分析,自己的父王說什麼國內有什麼事要自己兄妹回去處理,八成是找個理由把他們弄回國,在面對燕兒的婚事上一開始那麼的反對,但近來又那麼的平靜,現在又說有什麼事要他們回去,這一切連在一起就很能說明問題了。

可是南宮平表面上又沒什麼理由拒絕回去,因為那也是自己的一種猜測,如果真如自己所想的那樣,到時候在想法離開也不遲。要不然現在和父王鬧彆扭,自己一回國父王有了戒心,那他們兄妹想要出來就難了。

不過現在還是要給自己的這個妹子創造點和趙庸單獨說句話的機會,這個丫頭想和趙庸說句話,可是礙於多人在場臉面上過不去,幾次欲言又止的著急樣子,自己是看在眼裡的。

「柳岩、少佳兄弟,柳青兒,我有件事要和你們商量下,我們借一步說話。」

南宮平看著他們說道。

柳岩、柳青兒、和雀兒也不是不諳人事的傻子,那南宮燕兒的舉動早看在眼裡了,聽南宮平這樣說,自然是明白怎麼回事。

趙庸心裡更是明白南宮平的用意,可是自己也不能表現出內心真實的想法,不然一南宮平的心思肯定能猜出點什麼,到時候自己想要去黑魔一族可就麻煩大了。

「庸哥哥,父王這幾天就要我們回去了,等我們處理完國內的事,我就會回來的,你一定要等我!」

等其他人走遠了,南宮燕兒才紅著臉扭扭捏捏的小聲說道。

「哦,你也不用著急,安心處理事情,你有你哥哥照顧我也很放心!」

趙庸面對南宮燕兒的話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也只好避重就輕的說了句模稜兩可的話。

這個丫頭這兩年也是變化了不少,身上青澀的稚氣褪去了不少,現在變得越來越成熟穩重了,自己和她的事情不儘快解決的話,今後會更加難辦了。

「庸哥哥,你一定要等我!」

南宮燕兒上前緩緩摟住趙庸的腰,把臉伏在趙庸的胸膛上,言語之中蠻有悲切之意。

「咳咳……」

趙庸也被這南宮丫頭的舉動嗆到了,像這樣親密的舉動她倒是第一次,還全然不顧周圍熱切切火辣辣的目光。

「丫頭,周圍的人可都看著呢!」

趙庸看著伏在自己懷裡的南宮燕兒提醒道。

「我不管,讓他們看好了!」

南宮燕兒倔強的說道。

「額!。。。。。。」

趙庸現在也無語了,自己總不能強行推開吧!要是自己真那樣去做了,估計這個丫頭撒起潑來保管讓自己頭痛。

「丫頭,你去把我少佳兄弟叫來,我有話要單獨和她說。」

趙庸看著周圍的一些學員指指點點的,雖然自己臉皮夠厚,但臉皮內里可是會起熱的,大庭廣眾之下可不是享受美女溫香軟玉入懷的地方!

「嗯,庸哥哥你可一定要等我!」

南宮丫頭戀戀不捨的鬆開了趙庸,紅著臉離開前還不忘叮囑趙庸一句。

「怎麼,和小姑娘親熱好了啊?你有什麼事還要鬼鬼祟祟的單獨跟我說?」

雀兒看著趙庸,一想到趙庸剛才和那個南宮小丫頭片子摟摟抱抱的場景自己心裡就有一股說不明道不白的無名火,這個傢伙也太不像話了,把給自己做陪練的事現在是忘得一乾二淨的,倒是對漂亮小姑娘很上心!

「嘿嘿!」

趙庸訕笑著撓撓頭,自己也懶得給她解釋什麼,自己也用不著跟她解釋。

「是這樣的,估計你也聽說了一點了,最近我打聽到了父母的一點消息,要去尋找他們,估計得好一段時間不能陪你修鍊了,這個地方你也不宜久留,我看你還是回去好了,等我回來的時候你再來,怎麼樣?」

「不行!誰知道你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

雀兒知道自己出來一次很不容易,平時自己的父親對自己管得很死的,這次要不是碰上趙庸這樣的陪練,自己也頂多就跑到那個小小的山谷裡面玩玩,自己一直在禁嶺裡面都快無聊死了。


自己族內的那些個人和自己差不多的大小的,看見自己就知道一味的巴結奉承,對自己是畢恭畢敬,就是跟自己陪練,一個個的也是虛假的不得了,一點趣味也沒有,哪有和這個傢伙對練來得爽快啊!自己說什麼也不能讓這個傢伙給跑了!

「這個能拿來說謊嗎?」

趙庸白了雀兒一眼,說這話自己心裡都有點虛。

「哼,你說的謊還少嗎?我就一句話,你走到哪裡我就跟到哪裡,別想甩掉我!」

趙庸一聽這是什麼話啊,自己又沒以身相許,也沒把你給怎麼著,自己也就答應給你做做陪練,你還黏上了啊?

「哎,我說雀兒小姑娘啊,你是不是喜歡上我了啊,但我事先聲明,你只能做小三了!」

趙庸看商量的不成,那就改變策略,最好能氣跑這個小鳥最好了。

「我呸!你少臭美了!」

雀兒俏臉一紅,這個傢伙也真夠無恥的,竟然公然的調戲自己,自己很想生氣一把,可是心裡怎麼也生氣不起來,反而一顆小心臟咚咚的跳得厲害!

「還是啊,你沒喜歡上我,我也有事要做,所以幹嘛非要死纏爛打的跟著我呢?等我回來再給你做陪練還不是一樣嘛!」

「你……」

雀兒也一時語噎。

「哼,我是說不過你,我也懶得跟你廢話,總之你走到哪裡我就會跟到哪裡,別想跟我耍滑頭!」

雀兒說完翻了趙庸一眼,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草,沾花惹草的後果真的很嚴重啊!」

趙庸心裡也是暗暗的感慨了一下,看來此去黑魔一族這小鳥是甩不掉了,自己得找個機會囑咐好那小鳥,讓她的嘴得嚴實點,千萬別弄成烏鴉嘴那樣,到處的亂呱呱才好!

趙庸要不是覺得那朱雀一族的靈心之火剝離出來的綠炎要比一般的火強一些,自己早就讓那可兒一口給吞掉了,到時候自己神不知鬼不覺的悄悄離開,沒那他們一族火之間的感應,那小鳥肯定找不到自己,也就沒有那麼多的麻煩事了。

反正事情已經這樣了,估計再多想也沒用了,除非狠下心來把那老鳥送給自己的靈心之火給吞了,可是現在自己可捨不得。

趙庸白天和幾個溜達,晚上就整理從龍千陌那裡得來的信息,自己也是越整理越興奮,也不虧是龍族的技能,每一個都堪比高階的魔法技能。

現在趙庸也知道了龍千陌當初在賽台上使用的那個技能是叫做「龍旋絞殺」的技能,只不過當時龍千陌刻意壓制了,技能的威力沒發揮出來,要不然那些個學員估計早就不是被掃下賽台那麼簡單了!

趙庸沒想到那龍千陌對自己的一次挑戰還讓自己受益那麼多,到現在自己也沒弄明白是怎麼回事,先前和小鳥對戰的時候也沒出現這種情況,按說朱雀一族和龍族同為神獸,自己也應該能從小鳥那裡也弄來朱雀一族的技能才是,看來自己有機會的話要試試了。

自己能多一些技能,自己也就會強大一分,對上那黑風鎮的三個老傢伙的勝算也就越大,那麼柳家在黑風鎮的地位也會越牢固了。

現在也不知道楊一凡那幾個傢伙怎麼樣了,自從來到天才學院自己就很少見到他們了,他們是來監視自己的,估計不知道在暗地裡搗什麼鬼,但只要沒危及自己和自己身邊的人,自己也懶得去管他們。 在觀禮賽結束的第五天上,南宮平兄妹向自己來辭行。

「趙庸兄弟,我說過的話我會記得的,這次回國處理完事情,我就會很快回來。」

南宮平現在想來,當初趙庸和自己的父王的那次單獨的談話,肯定這中間有什麼貓膩,但這些都阻礙不了自己跟隨趙庸的決心。

「南宮兄,現在也不要想那麼多,你專心處理事情,照顧好燕兒。」

趙庸現在也不好說什麼,看來先前自己也想的太過於簡單了,現在到這一步了,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庸哥哥,你一定要等我回來!」南宮燕兒淚眼摩挲的看著趙庸,「青兒姐姐,今後庸哥哥就麻煩你多照顧了。」

「燕兒妹妹,你就放心吧!」

柳青兒看看趙庸,看這個狀況趙庸是沒把他去黑魔一族的事告訴他們,自己在不明白趙庸的意圖的時候也是不敢多言。

「行了,我們又不是生離死別,別搞得那麼凄凄慘慘的!」

趙庸看這個場面有點沉悶,也不想多糾纏。

南宮平兄妹走後,趙庸向執事堂走去,自己今天也得出發了,已經耽誤了那麼多天了,不能再耽擱了,但走之前怎麼也得跟武極和司空圖打個招呼。

趙庸等人來到執事堂,沒想到除了武極和司空圖之外,那龍千陌等人也在,看來他們是真的走馬上任了。

「你小子是不是要走了啊?」

還沒等趙庸開口,武極就沉著臉問上了。

「是,我是來辭行的!」


「嗯,算你小子還有點良心!」

司空圖接過趙庸的話,這個小子就是請假了,在沒走之前你也來撐撐場面啊,可是這幾天就在外面胡遛閑逛,像個沒事的大爺似的,比他們兩個老傢伙還拽!

「嘿嘿,怎麼也得跟二老打聲招呼啊,」趙庸也不好意思的說道,「各位學長,這學院的事那就多麻煩你們了!」

「呵呵,趙庸兄弟,麻煩倒是說不上,說不定今後還有麻煩你的時候!」

龍千陌看著趙庸,這個傢伙隱藏的那麼深,而且其本身還相當的古怪,在觀禮賽上他身上流露出來的靈氣給自己的感覺是既熟悉又陌生,他所使用的技能也是自己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而且他也有一種感覺,自己離那真相越來越近了。

其他的幾位爺只是象徵性的哈哈幾句,對於趙庸這樣也能擠進前五名的傢伙他們也懶得多說什麼,也不知道那龍千陌抽的是什麼風,竟然也能放下以前的高傲和他稱兄道弟的。對於和龍千陌的那次挑戰,也不知道他採取了什麼手段能讓龍千陌甘願服輸!

「呵呵,龍學長說笑了,以你的身份和家族怎麼會用到我這樣的小人物呢?」

趙庸心想,你開什麼玩笑啊,作為遠古一族的神獸,能用得上自己那還不是個笑話嗎?

在場的人聽了趙庸這句沒頭沒腦的話,包括武極和司空圖也是迷糊了,他們這麼多年都不知道這個龍千陌具體的身份,屬於什麼家族,難道就憑你見過幾面就知道了那龍千陌的身份和家族?

一干人就像看怪物一樣的看著趙庸,他們都在懷疑是不是這個傢伙還沒睡醒,一早跑來這裡說起胡話來了?

龍千陌聽了趙庸的這句話也不禁變了臉色,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傢伙,難道就接觸那麼的一次,自己的身份就被他發現了?和他精神力對抗的時候,自己的腦海里不由自主的湧現出自己一族的魔法技能信息也太古怪了!

自己隱瞞身份進入學院也不是來修習什麼的,是受家族委派來尋找一卷傳說中的捲軸的,來到這裡就斷了線索,是因為這裡的學員來自哪裡的都有,說不定就能從中打聽到點什麼,對於自己的身份自己也相信只要自己不說,沒人會發現。

可是現在聽趙庸的口氣,分明就是已經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了,可是令人費解的是,他怎麼會知道自己的身份的?自己對這個趙庸越來興趣越濃了。

「你們兩個小子在打什麼啞謎?」

武極看著趙庸和龍千陌你一言我一語的說的自己雲里霧裡的。

「沒什麼,我就不叨擾兩位老人家了!」

趙庸是來辭行的,也不是來話家常嘮嗑的,沒必要再和他們再說下去了,那龍千陌自己都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自己可不想替他揭開那個殼!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