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0 一月 2021

「你們先撤!」那名九品武宗臉色有些蒼白。他雖然真氣修為比李麟要強的,但為了對付李麟手中那桿詭異的魔刀,他每一擊耗費的真氣都非常大,而真氣本身的恢復速速及不上消耗,自然難以為繼。畢竟他始終在消耗,而李麟卻可以通過魔刀瘋狂的汲取,這一正一副,李麟可是佔據了大便宜。

Post by zhuangyuan

其他參與的神狼教教眾很是狼狽的後撤,同時抬起受傷的同伴向著來路撤走。

「你們這麼多人都攔不住本皇子,剩下你自己,那不是找死嗎?」。李麟臉色漲紅,身體有些異乎尋常的腫脹。死於他手中的武宗高手可是十幾個,通過魔刀汲取的真氣量已經超過他本身左右,如果不是有六芒星參與鎮壓,恐怕李麟早就撐不住爆體了。

「哼!我殺不了你,但你也殺不了我。我只要將你在這裡拖住,等到我們的援軍到達,你們一個也逃不掉。」…。


「是嗎?計劃不錯,但你還能夠堅持到了援軍趕到嗎?」。李麟邪魅的說道。看向這名九品武宗的目光就像在看一株人形寶葯。

「雖然不知道你是如何堅持到現在的。但我不相信你這樣沒有代價。這裡是黑水域,比援軍我們神狼教肯定更快。」

「這裡更是我們大唐的土地,北方不到兩百里就有我們的邊防軍,而且本皇子提前已經讓人帶去消息,相信我們的援軍也快到了。」李麟沉聲說道。

神狼教九品武宗臉色一沉,下意識的看向北方。

「去死!」李麟虎吼一聲,整個人瘋狂撞進這名神狼教高手的身前。挺著胸膛面對那碗口粗的銅棍不閃不避。對方明顯沒想到李麟竟然在這個時候選擇拚命,而且是只攻擊,不防禦。他本能的認為事情有詐,手中銅棍的力度下意識的降了兩分。

轟隆,銅棍砸在李麟的胸前,引起他的胸骨一陣咔嚓聲。

噗嗤!李麟吐出一口鮮血,一支手臂死死的抓住敵人手中的銅棍。魔刀鋒芒撕裂了他的衣衫。

噌——!

一聲長鳴,魔刀上湧出一股濃郁的魔氣。漆黑的魔氣瞬間侵入神狼教高手的體內。


「魔……魔器!」神狼教高手臉色大變,體內的真氣因為魔氣的侵蝕而暴動起來。

「死!」李麟大吼一聲,將自己能夠輸出的最大真氣灌入魔刀中。一時間金色真氣和黑色魔氣交響輝映,看起來異常邪異。

這名九品武宗高手在魔刀爆發的那一瞬間就已經失去了反擊之力,面對李麟這必殺一擊,自然難以躲過。

噗嗤——!

一名九品武宗就這麼被李麟切成了兩段。

李麟胸口一陣憋悶,前胸畢竟不如後背,外皮雖然沒什麼大礙,但胸骨已經布滿裂痕,內臟也受到震蕩。沒有將內臟徹底震裂已足以證明李麟身體的堅韌。

他揮手砍下這名打中了他兩棍的神狼教高手的手臂,將包括那柄銅棍和手指上的空間戒指一起收入自己的空間戒指中。

然後李麟收起魔刀,大步走到三個被蛛網抓住的神狼教高手面前。揮手灑出一抹青色粉末,將三人完全籠罩。

「小子,你做了什麼!」現在三人中只有金長老情況最好。畢竟蛛絲上的劇毒雖然可以腐蝕真氣。但其毒性也在慢慢減弱。否則那兩名九品武宗早就被毒成一灘毒水了。rq



。,

。 『』小說平台火爆納新。

您的更新之路從『』起飛。

..p1929242059

白衣女子身上冒出火紅色的真氣,迅速籠罩她的全身。那一瞬間爆發出來的真氣波動讓李麟動容。如果李麟體囘內的真氣是小河的話,那白衣女子體囘內的真氣就浩瀚如同海洋。而且白衣女子身側的空間彷彿都要被她那恐怖的真氣波動震碎了。

李麟臉色駭然,暗自慶幸自已未曾動什麼壞心思,白衣女子實力太過恐怖,就算重傷狀態要捏死李麟比捏死一隻螞蟻也難不了多少。

半個時辰后,白衣女子身上的氣勢收斂,氣息逐漸恢復穩定。臉上籠罩的薄霧似乎淡了些,讓李麟看到了一道模糊的真容。白衣女子睜開眼睛,如同閃電般直入心神。李麟不自覺避開目光,不得不承認,白衣女子的恐怖不是他能夠揣度的。

李麟有些感嘆,這個世界女子個性差距真的很大。像帝都產生交集的林晚晴,以及眼前的白衣女子都想辦法掩去自已的真容。而像長公主,秦雪玲以及劉青青這樣女子卻擁有很強的獨龘立性,如果在前世,絕對回事標準的女強人。至於後來接觸的白素素以及羅琳,這更是兩個個性異常的女子。想當將軍的女人就算是前世也絕對算是特立獨行,更何況是在這個禮教相對嚴苛的封建大陸。

李麟取出幾塊岩蛇肉遞給白衣女子。一個受傷的人只有吃飽喝足才可能快速恢復。至於那些只憑藉吸納天地元氣就可以存活的牛人,李麟是感受不到那種境界。

「謝謝!」白衣女子道謝,並未拒絕李麟好意。王座高手可以通過吸納天地元氣大大減少對食物的需要。但也只是減少,還難以完全擺脫。經歷不斷的廝殺,白衣女子腹中空空,吃些食物補充一下也利於她實力恢復。

「能否請你捕獵一些靈獸進來,接下來的逃亡我們需要大量的食物。」李麟想了想說道。

「現在恐怕不行,如果我沒有感受錯,那頭大地暴龍應該到了這瀑布不遠處!我們必須儘快轉移了!」白衣女子略帶歉意的說道。如果她不打破岩洞進來,李麟絕對可以安心的躲在這裡,最起碼短井間內不虞被發現。

「你準備怎麼辦?」

「方圓幾十里的靈獸已經被那頭暴龍王調動起來,無論我走到哪裡都難以完全擺脫。而以你的實力,獨自出去只是送死。要不要和我一起!」白衣女子開口說道。

「我有選擇嗎?」李麟木然的說道。

白衣女子大笑。她很喜歡李麟豐脆的性格。當然,這種喜歡頂多像是一個上位者對一個有趣下人的欣賞。至於男女之情,則根本不可能。就像白衣女子之前說的,兩個人處於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能夠遇上只能說是有些緣分。當然,這種緣分是不可能抵消兩者之間巨大實力差距造成的隔閡。

「你放心,只要我還活著,就不會讓你死的。」白衣女子笑著說道。

「需要我做什麼?」李麟沉聲問道。他可不認為白衣女子這麼好心要帶著他這個累贅。尤其是在她本身受了傷的情況下。

「我帶你出黑水叢林,你幫我取得一樣東西。這個交易不過分!」白衣女子淡然的說道。她知道李麟是個聰明人,吃定了他不會拒絕。

「難道你這麼久還沒有出去就是為了這個東西?你都取不來我恐怕更不行了!」李麟雖然自負,但不自大。論實力,他就算九竅合一,也頂多達到武宗高階的戰力,哪裡可能入得眼前這個神秘強大女人的法眼。…。

「那地方很特殊,我也是在最近幾天才找到的。可惜那地方有陣法籠罩,還有陰魂不散的大地暴龍王追著我不放,否則上次我已經可以取到了,哪裡需要狼狽的退出來。」白衣女子聲音有些鬱悶。任誰就要取得成功的時候被生生逼回來也不會好受。

「陣法?靈獸也懂得陣法?」李麟訝然的冉道。

「廢話,你以為靈獸是那些未開化的野獸啊!高階靈獸可是擁有不下於人類的智慧,而且靈獸中的靈龜一族,天生對陣法有不凡的理解,傳言一些天賦異稟的靈龜天生龜甲上就帶有陣法,有些陣法已經可以勉強算作是先天陣法的範疇,威力極端恐怖。不過咱們要去的地方陣法和靈獸沒有什麼關係。那裡是一處上古遺留下來的古迹。陣法也是上古殘存下來的。至於具體會有什麼威力我也不知道。我之前也只是在外圍,並沒有來得及進行仔細探查。」白衣女子對李麟無知很是無語。人類精通煉藥煉器,對於陣法也有不凡的造詣。但是在整個大陸,公認的陣法最強悍的種族卻是靈龜一族。這些都是整個蒼龍大陸的常識,就算是世俗皇朝的皇子也不可能不知道。

李麟倒是絲毫未曾感到不好意思,他來到這一世也曾經用心學習過常識性的知識。但因為時間有限,很多常識性的東西已經融入到所有人的骨子裡,哪裡可能一次性全部講出來。因此,李麟從來不掩飾自己的無知,只有知道哪裡無知才能學習達到有知。這樣才能夠在這片動龘亂的大陸上活的更好。

「走!」白衣女子起身,毫不拖泥帶水!

李麟點點頭,默默的跟在她的身後。

兩人剛剛從瀑布中衝出來,遠處就傳來一聲憤怒的咆哮。

「大地暴龍追來了!我們快走!」說著,白衣女子貼近李麟,拉著他的腰帶,將他整個人拎起來。然後疾若閃電的向著北方衝去。


「我草!」李麟鬱悶了。沒想到自已又遭到這種待遇。上次是被百曉童子司徒天沖像死狗般拎著,這次雖然好點,但白衣女子明顯不會讓他近身,搞的他身子僵直,異常難受。

吼一一!

大地暴龍也發現了白衣女子的蹤跡,兩雙巨大凶眸中滿是勢在必得的殺機。他也沒想到白衣女子如此難纏,他已經調動了方圓幾十里的四階靈獸參與圍剿,卻每次都被白衣女子逃了出去。更讓大地暴龍無比憤怒的是,白衣女子不管經歷怎樣的殺機都未曾向黑水叢林外逃奔。始終在這方圓幾十里遊盪。而且白衣女子的雖然數次和他談判,但大地暴龍根本就不聽。他將白衣女子的行為視為挑釁,自然是不竭餘力的追殺下來。

大地暴龍並不以速度見長,再加上白衣女子精通步法戰技,速度比大地暴龍快不少。如果不是白衣女子被歷次伏擊而重傷,大地暴龍也難以追的如此迅速。

吼一一!

看著漸漸消失在視野之外的白衣身影,大地暴龍再次狂吼,方圓幾十里的山林中都傳來咆哮聲。天空中更是出現大量的飛行靈獸。這次大地暴龍鐵了心一定要擊殺白衣女子。為此他連飛行靈獸都招來了。大地暴龍是大地上的霸主,對陸地上的走獸自然可以召喚命令,但是飛行靈獸卻不歸他管,而是叢林中的一位五階巔峰的飛行王獸管轄。這次不得已調用,飛行王獸事後肯定要找他麻煩。但他已經顧不得這些事後麻煩。他對白衣女子手中的靈龜早勢在必得,同時對於擊殺白衣女子也是頗為迫切。畢竟人類煉製的空間戒指對他們這些黑水叢林中的獸王很有吸引力。人類視為珍寶的修行丹藥對他們倒是吸引力不大,畢竟黑水叢林中有的是天材地寶,再加上高階靈獸大都體型龐大,人類的丹藥對他們來說效力實在是不足。…。

「該死!竟然出動了飛行靈獸!」白衣女子明顯沒有突破武王巔峰,無法幻化出真氣羽翼,自然也就無法飛行。她的速度雖然快,但怎麼也不可能快過天空中飛行的高階靈獸,那畢竟是人家的天賦技能。

「怎麼辦?要不我們隱入密林中,盡量隱藏行跡前進。」李麟神色凝重的開口道。

醫行天下:難馴妖孽夫君 ,算了,看來只能浪費一枚了。」白衣女子聲音有些肉疼。然後左手取出一枚乳白色的玉符。在玉、符上雕刻著一道散發著晦澀氣息的六芒星。乍一看和藏在李麟丹田中的六芒星很像,但仔細看就會發現玉符上的六芒星線條要簡單的多,遠遠沒有李麟那枚實體六芒星上那般繁雜的條紋。

「閉上眼!」白衣女子清叱一聲,火紅色真氣瘋狂湧入玉……符中。玉符發出耀眼的紅光。

轟隆一一!

在李麟驚駭的目光中,虛空塌陷出一個黑洞。白衣女子拎著李麟毫不遲疑的沖了進去。

「我草!不得這麼玩的!」上次被吸入空間通道可是讓李麟吃足了苦頭,也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陰影。

如果當時他再晚那麼一點點,他肯定會被狂暴的空間亂流絞成了碎片。現在白衣女子突然來這麼一手,李麟整個人都快鬱悶哭了。

轟隆一聲,空間通道消失,白衣女子的身形也徹底許失。

「混蛋!竟然擁有空間神符!」大地暴龍憤怒之極。如果說人類什麼最讓高階靈獸憤恨,無疑就是這種空間靈符。就是因為這東西,每年都會有人類中的高手潛入黑水叢林深處獵殺高階靈獸。

(未完待續。)。 在黑水叢林中有一片詭異的地域,從這片地域周圍幾十公里範圍內都是灰黑色的不毛之地。在這片不毛之地上到處散落著巨大的石塊,最小的也在十米開外。一些巨石上還刻著一些原始老舊的的圖案花紋,只是這些花紋的具體內容已經被歲月侵蝕的看不出來,但這衰敗景象無疑代表著一種衰敗的文明。

在黑色不毛之地邊緣,虛空突然坍塌出一個黑洞,一道紅色真氣戰甲蔽體的身影從黑洞中狼狽的鑽出來。紅色戰甲散去露出兩道身影。

「哇——!」白衣女子張口吐出一口鮮血。然後羞惱的將如同八爪魚一樣纏繞在她身上的李麟揪了起來。

「流氓——!」白衣女子銀牙咬得咯吱響,一腳將未曾反應過來的李麟踢飛了出去。正好砸入不毛之地,轟塌了一塊巨石。

李麟一聲慘呼,腦袋徹底清醒過來。

「草!你幹什麼!」李麟狼狽的從石堆中爬起來,憤怒的對著白衣女子吼道。

「你說我幹什麼?你是不是想死?」白衣女子目光如刀,彷彿要吃了他一般。

「我當然不想死了,這都怪你突然沖入空間通道,讓我出現下意識的反應。」李麟老臉一紅。剛剛他被帶入空間通道中,因為恐懼第一時間抱住了白衣女子,一雙手臂更是無意中握在了不該握的的地方。這一突然的舉動直接導致白衣女子精神一亂,差點迷失在空間通道中。現在艱難逃出來的白衣女子沒有直接殺了他已經很是克制了。


「混蛋——!」白衣女子惱羞成怒,就要出手教訓他。

「等等,是我錯了。但我保證絕對沒起邪念。」李麟感受到白衣女子的殺機,趕忙說道。

「你說你沒起邪念?」白衣女子臉色微紅,這不是因為真氣反噬,而是被李麟的無恥氣的。在空間通道時候,李麟全身貼在她身上,他起沒起邪念,白衣女子比李麟更清楚。

「額?那是身體自然的反應,你這麼漂亮,身材又好,正常男人都會有反應!」李麟老臉再紅,有些局促不安的說道。

「你……」白衣女子氣急,李麟說什麼身材好,那不是明擺著說他將白衣女子的身子摸了個差不多。這讓白衣女子心底真的生出了殺機。

李麟滿頭是汗,怎麼越解釋這個女人殺機越盛,她真要在這裡殺了自己,李麟連逃跑的能力都沒有。

白衣女子一抹臉上,突然發出一聲驚呼,然後整個人背過身去。

好半響,白衣女子聲音冷冷的傳來。

「你是什麼時候看到我的樣子的?」

李麟愣了愣,摸不清白衣女子到底是個什麼心思。剛剛還衣服受辱要殺了他的樣子,現在就關心起自己什麼時候看清她的相貌。

「逃跑的時候!當時我還被嚇了一跳呢。」李麟坦然的說道。

白衣女子轉過身來,臉上的蘊蘊之氣消失不見。露出一張略帶稚嫩又宜嗔宜喜的嬌顏。在配上她身上無形中的高手氣質,極易勾起男人心底的征服欲。

就算已經不止一次的打量過,但這正面肆無忌憚的打量,李麟的心還是不爭氣的跳了跳。

「我真想殺了你!」白衣女子平靜的說道。話語中沒有了殺機,但卻多了一股之前沒有的冷漠。

「你殺了我就再也沒人幫你取東西了。再說剛才發生的事情你知我知,絕對不會讓第三個人知道。」李麟硬著頭皮說道。這個女人太不好惹,李麟真怕她一怒之下殺了自己滅口。

一提到那東西,白衣女子臉色一怔,神色異常複雜的看著他。

「好。幫我取到東西,這件事咱們一筆勾銷,取不到東西,別怪我辣手無情。」白衣女子最終還是未曾下殺手。

李麟鬆了口氣,知道自己算是從鬼門關逃回來了。 臨仙宮 。李麟沒有說的是,抱住白衣女子的時候,他心中的慌亂徹底消失。幸虧白衣女子沒有被憤怒沖昏頭腦,否則李麟也只能嗚呼哀哉了。

「我們要找的東西在這裡面?」李麟訝然的看著身前這片不毛之地。尤其是那被歲月侵蝕的巨大石塊很是壯觀。

「不錯。根據我得到的消息,這裡是上古巨人族一處遺址,而我們要找的東西就在巨人族遺址中央的祭祀神廟中。」白衣女子說道。

「巨人族?難道是那種身高百米的龐大人類?」李麟好奇的問道。

白衣女子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道:「巨人族身高十米到二十米之間,外形和人類很是相似。但巨人族和人類沒有什麼關係,他們在上古輝煌的時候,人類還只是其他強大種族的附庸。」

「十米到二十米,那也是很恐怖了。現在世界上還有活著的巨人嗎?」李麟如同一個好奇寶寶般問道。

白衣女子雖然不想搭理他,但最終還是扛不住李麟好奇家真誠的眼神。有些無奈的道:「在外界自然沒有。傳言人類崛起之後,巨人族就消失不見了。連帶著還有很多沒落的上古種族也同樣消失不見。有的說他們徹底絕跡了,也有的人說他們為了躲避人類,搬到十大禁地中去了。如果那些種族都還在,咱們人類想要佔據整片大陸還沒有那麼容易。」

李麟點點頭,突然對那如同神話時代的上古時期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