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9 一月 2021

「他們的左臂上和馬腿上都有一個白色的標誌。」葉泊雨悄聲說道:「那就是白蓮教的標誌。」

Post by zhuangyuan

紫嫣又仔細看去,果然看見每個人每匹馬都身上都有一個白色的小小的蓮花圖案,要不是仔細看,還真是看不到。

「他們這是要幹什麼?怎麼一點兒聲音都沒有,要偷襲開平嗎?」紫嫣奇怪的問道。

「應該是偷襲開平。」葉泊雨想起了遇到常遇春,常遇春說起帶著幾百人潛伏開平的事兒,就點點頭道:「但是沒道理啊,為什麼白蓮教要偷襲開平?」開平乃是陪都,向來重兵把守,白蓮教孤軍深入,豈不是自尋死路。

兩人悄悄的潛入大營中,直奔著中間最大的一頂金頂大帳過去。一路上只見足有幾百個營帳,上萬人馬,都弓上弦馬上鞍,顯然是馬上就要出征。

一靠近大帳,就聽見裡邊有個宏亮的聲音說道:「趙將軍,人馬都準備好了,幾時出發?」聽聲音,正是常遇春。

卻聽的一個細細的聲音說道:「常將軍,休要著急,只等卯時,楊將軍一到,我們馬上出兵,左右夾擊,何愁開平不破。」聽聲音,這個趙將軍居然還是個女人。

「不知道楊將軍大軍到了哪裡了?急死末將了。」常遇春一屁股坐在牙帳地上,著急的說道。

那個趙將軍輕聲笑了一聲,說道:「常將軍不要著急,剛才探馬來報,只需半個時辰,楊將軍準時開到東門。」

「好!只等楊將軍一到,我老常可就要大開殺戒,直搗韃子的大本營,抓住那個什麼亂七八糟的親王,給劉大王祝壽。」常遇春大聲笑道。

「是贊哈爾貼親王。」那個趙將軍嬌笑一聲。

「哈哈,我老常是個大老粗,這些韃子拐彎抹角的名字總是記不住。」常遇春笑笑道。

就在這時,城西方向隱隱有幾聲沉悶的炮響,那個趙將軍大聲說道:「常將軍,楊將軍已到,咱們這就揮軍殺入開平城,活捉贊哈爾貼!」

常遇春一拍大腿,大聲說道:「末將領命。」說完,邁開大步,急匆匆的走出牙帳,就聽的他大聲呼喝,命三軍拔營,夜入開平城。

「葉大哥,他們說的那個贊什麼親王是誰?」紫嫣悄悄的問道。

葉泊雨搖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應該是皇室貴族,我們馬上到乾元寺,我看那兒殺氣衝天,必有事端。」

「怎麼?那個國師老和尚又來啦?」紫嫣心有餘悸,嚇了一跳。

「極有可能。要是這樣的話,常大哥他們兵馬再多,也不是老和尚的對手。」葉泊雨心事重重的說道:「所以,我們要儘快趕去乾元寺探個明白,別讓常大哥他們中了埋伏。」

紫嫣點點頭,兩人又悄悄的潛出營帳,快步趕往乾元寺。

此時正是五更時分,天剛蒙蒙亮,大街小巷中沒有一個人影,整個開平城還沉浸在一片暮色中。

一到乾元寺,葉泊雨就大吃一驚。原本梵音繚繞的乾元寺,突然被一片黑雲遮罩,黑沉沉陰森森,寺中三十六道殺氣彙集到中央,變成一股衝天的煞氣,饒是葉泊雨煉精化氣後期的修為,都覺得寒氣入體,巨大的壓力壓得透不過起來。

紫嫣雖然看不到什麼殺氣,但也感覺得到殺氣的巨大壓力。

「葉大哥,這裡怎麼變成了這種模樣,陰森森的好嚇人啊!比血衣堂的陰氣還重得多。」紫嫣邊四處查看,邊問道。

「肯定是有魔界之人作祟,我們偷偷進去看看。」葉泊雨抬手給自己和紫嫣布下了幾個防護的陣法,兩人還是從上次的后牆菜園中偷偷潛入到寺中。

寺里原先的幾百個喇嘛早就沒有了蹤影,院中冷清清的,一團團的霧氣從地上升起,常人的目力連十米都看不到,不過在葉泊雨的冥眼之下,卻看的清清楚楚。

「哼,又是障眼法!」葉泊雨捏了個劍訣,吳鉤劍挾著自身三昧真火衝天而起,在半空之中好像與什麼東西相撞,金石相交之聲大作,最後一聲大響,黑霧被一個響雷震開,只見乾元寺中不知道按什麼方位插著三十六根十幾丈長的白骨幡,每根幡上都繪製有一個張牙舞爪的魔神,幡桿不知用什麼材料製成,每根白骨幡的頂上都是一個巨大的骷髏頭,那衝天的殺氣正是從三十六根白骨幡而來。

「是魔界的白骨幡。」紫嫣驚呼一聲,「看來這乾元寺已經被魔界佔領了,不是老和尚搞的鬼。」

「那也未必。」葉泊雨冷哼一聲,說道:「這些白骨幡就是對付常大哥他們的,想用他們的軍隊祭煉白骨幡,好毒的手段啊。」

敬請讀者期待觀看下一章《白骨大陣—上》 「不光是他們,還有整個開平城的百姓。」葉泊雨話音剛落,就聽的旁邊有人介面道。

「誰?」葉泊雨和紫嫣嚇了一跳,沒想到還有人在自己身邊,自己居然一點兒都沒察覺。


「兩位小友不必緊張。老道是蜀山元罡。」一個黑須道人出現在大家面前,旁邊還站著一個白色僧衣,寬袍大袖的老僧,黑須道人又指著老僧說道:「這位是妙高禪師。」

聽了這兩人的名字,紫嫣還不打緊,葉泊雨可是嚇了一跳,妙高禪師是當今禪宗大師,這個黑須的元罡道長更是蜀山派掌門之尊,這兩個大人物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個詭異的乾元寺中?

葉泊雨急運起冥眼觀瞧,眼前兩人卻好似透明一般,自己的冥眼盯上去看,卻恍恍惚惚什麼都看不見,如果不用神念,還能如常人一般看到二人,看了半天,只能看出兩人應該都是煉神返虛中期的修為,其它法力、法器一概看不出任何蹤影。葉泊雨知道是遇上了本尊,忙拉著紫嫣行禮:「晚輩拜見元罡道長和妙高禪師。」

妙高禪師合十還禮,元罡大袖一擺,說道:「兩位小友不必多禮,快快起來。」

這位元罡道長是蜀山現任掌門,蜀山七老之首,據說修為僅在昆崙山天鴻真人之下,是六大劍派的領袖人物,這個妙高禪師更是傳說中的人物,傳說是青蓮轉世,降生之後合掌坐於蓮花之中,八歲出家,從吳中夢澤禪師受具足戒,十幾歲就光大禪宗一派,至今已經沒有人知道他的實際年齡了,他的故事葉泊雨也只是聽三叔閑聊的時候說起過而已。

「剛才道長說這三十六根白骨幡是要對付整個開平城?不知是怎麼個對付法?」葉泊雨顧不到再客套,忙請教元罡道長。

「用白骨幡吸盡開平城十萬生靈生魂,修鍊陰風珠。」元罡真人看了一眼葉泊雨,緩緩說道:「這位小友何門何派,為何來到此地?」

「好傢夥,這麼厲害!」葉泊雨和紫嫣不約而同的都倒吸一口涼氣,「直接抓取十萬生靈生魂,這是什麼手段!」

「在下八荒劍派葉泊雨,這位是紫嫣。 和極品女上司的那點事 ,至於來此地的緣由,玄真道長沒來得及說起。」

「什麼?玄真的遺命!」饒是元罡真人百年的修為,還是大吃一驚,跟一旁的妙高禪師忽視了一眼,顧不得眼前的事態緊急,忙讓葉泊雨說明玄真的情形。

葉泊雨用最簡短的語言把剛才在青城山的事情給元罡和妙高說了個大概,元罡和妙高聽的目瞪口呆,兩人沉吟了片刻,妙高禪師才說道:「善哉,善哉。想不到天鴻和上塵下手如此之快,老衲剛救出元罡真人,沒想到玄真真人就遭奸人陷害,我等幾人待處理了眼前之事,要馬上趕往青城山。」

「禪師所言有理。沒想到天鴻如此喪心病狂,害死玄真真人不說,竟然能將上塵都殺死當場,看來六大劍派毀滅就在旦夕之間。」元罡真人氣的鬚眉皆揚,恨恨的說道:「我等一定要儘快聯合五大派,消滅天鴻這個人面獸心的畜生。」

原來當日天鴻和上塵要下手的第一個對象就是蜀山的元罡真人,蜀山劍派高手眾多,聲勢龐大,元罡真人又是一呼百應,所以被鎖定為天鴻的眼中釘,肉中刺,兩人商量要乘著元罡真人閉關之時,偷偷潛入蜀山微塵大陣,將元罡神不知鬼不覺的消滅在大陣之中。

誰知,妙高禪師早已料到了元罡真人有此一劫,先一步來到蜀山,進入微塵大陣,將元罡真人救出蜀山,這才出現了元罡真人神秘失蹤的怪事。

至此,元罡真人和妙高禪師一直在商議聯合眾派,共同對付天鴻和上塵的大事,今日看到開平城殺氣衝天,知道陰風珠選定了開平城,這才趕忙來到開平城。

妙高禪師又沉聲說道:「此乃魔界玄陰噬魂大陣,相傳乃是魔尊蚩尤手創,當初是用以對付軒轅皇帝所用。三十六位魔神加上魔尊自己,依三十六天罡排陣,彼此相連,須有三柄上古邪刃做陣眼,以上古邪刃為傳導,將三十七位魔神的功力聚集在一起,使此陣發揮最大威力。

可惜當時軒轅皇帝有軒轅神劍在手,激戰七天七夜,最終三十六魔神都為軒轅所滅,蚩尤自己也被封印在軒轅神劍之中。沒想到時隔幾千年之久,這種邪陣又出現在人界。」

「老和尚,你嘮嘮叨叨說了這麼多,那這個邪陣究竟怎麼破啊?」元罡真人急問道。

妙高禪師也不惱怒,又說道:「現在這個玄陰噬魂大陣只是徒有其表,用三十六桿白骨幡代替當年三十六位魔神,有沒有上古邪刃壓陣,只是不知道住持大陣的是什麼人。」

「管他是誰?我們雖然遠遠不如軒轅神通,但是這三十六桿白骨幡估計與三十六位魔神相差更遠,和尚你還忌憚什麼?」元罡真人瞪眼說道。

妙高禪師雙眼緩緩從葉泊雨和紫嫣身上掃過,點點頭道:「事態緊急,我們四人從三路同時進入乾元寺中,攻下一路上的白骨幡,到中央集合,除掉中央坐鎮的魔頭,再用五雷正法,毀掉陣中魔界隱藏的戾氣,就徹底破了此陣。」

說到這裡,聽得城外隱隱傳來廝殺之聲,葉泊雨知道常遇春大軍已經殺到城外,事態緊急,忙說道:「是,謹遵禪師吩咐,我們這就破陣。」

妙高禪師點頭說道:「好,兩位少俠切要小心,這等白骨幡,最拿手的就是用污穢之氣毀掉仙家寶物,兩位一定要注意。」

元罡真人早就不耐煩,連聲催促道:「老和尚說完了吧。我們這就破陣。老和尚你從東門殺入,兩位小友從北門進陣,老道從南門破陣。」說罷,搖身就往南門去了。

葉泊雨知道舉凡皇家宗祠,都以南門為正門,東門寓意紫氣東來,也是正門,而北門只是走貨運之門,防守之力一定最弱。元罡真人自己選了個防守最強的正門,讓自己兩人從北門進陣,正是為了照顧兩人。

葉泊雨和紫嫣兩人從北門入寺,寺中的障眼陣法被葉泊雨的劍光破掉,濃霧褪去,又露出了寺中本貌。北門一進門就是寺中後園,平日里就是菜園,經過水龍一戰後,菜園已經被毀,現在就是荒廢的一個雜草院子。

一進門,一股濃重的血腥氣就撲鼻而來,紫嫣一個沒注意,一陣乾嘔,差點兒都吐了出來,忙提起真元,用劍氣護住元神,才把這股血腥氣壓了下去。


「小心,前邊就是白骨幡了。」葉泊雨低聲說道。

紫嫣抬頭望去,前邊不遠處豎起十二根巨大的黑幡,幡上黑霧繚繞,看不出裡邊是什麼東西。

葉泊雨用冥眼觀瞧,只見黑幡微微晃動,幡頂上的白骨骷髏兩個空洞的眼窩中,綠色的鬼火一閃后大亮。

「不好,大陣已經發動了。」葉泊雨心念一動,吳鉤劍出鞘,化成兩條模糊的火龍上下翻騰,圍繞在自己和紫嫣身周。

葉泊雨知道對付這種邪魔之氣,最有效的就是佛家心法,但是自己沒有任何佛教修鍊之法和法器,再就是自己剛剛得到的五塊玄龜甲,玄龜甲上的元陽之氣,也是這種陰寒邪魔的天敵。

吳鉤劍上的火龍一現身,紫嫣頓時覺得剛才那種寒冷入骨的陰氣沒有了,一陣陣溫暖的氣流包圍著自己,紫嫣忙把身上的真元都注入到碧泉劍中,準備對付白骨幡。

葉泊雨用吳鉤劍護住自己和紫嫣,暗暗把五塊玄龜甲從芥子空間中轉移出來,突然看見十二根白骨幡上下招展,沒道白骨幡都發出幾百道黑氣,遠遠的散入到乾元寺之外,散到開平城中。

此時,耳邊傳來一聲佛號,正是妙高禪師傳音過來,「葉少俠,玄陰噬魂大陣已經開動,要趕快破掉大陣,要不然開平城的百姓可就不保了。」

葉泊雨這才明白,果然每道黑氣中,隱隱有無數的掙扎哀嚎的生魂,原來是大陣啟動,白骨幡強行吸周邊百姓生魂。

「好一個陰毒的大陣。」葉泊雨一陣氣憤,用玄龜甲布下「浩然元陽大陣」,吳鉤劍借著大陣的元陽之火,兩條火龍一下子漲大了兩倍之多,足有十幾丈長,面目也清晰了許多,鋼髯紅須,威武無比。


葉泊雨手一指,兩條火龍身形暴漲,一下子撲到一根白骨幡上,火光一閃,白骨幡周邊的黑氣一下子被燒得乾乾淨淨,幡上的骷髏口一張,露出白森森的兩排獠牙,一股綠色的死氣向火龍撲了過去,這些死氣乃是取自地下深處的幽冥之氣,專門用來污穢仙家法寶,一旦沾上身,任何仙家法寶馬上就失去了靈氣,變成了一堆廢料。

敬請讀者期待觀看下一章《白骨大陣—下》 葉泊雨哪裡肯讓死氣沾身,兩條火龍一聲長嘶,巨口一張,吐出了兩團巨大的火焰,抵住了綠色的死氣,片刻之間,就把這股死氣燒化的無影無蹤。

經歷了跟天鴻和水龍的大戰,這些白骨幡就顯得不堪一擊,葉泊雨正沾沾自喜之際,一指火龍,就準備乘勢毀掉一根白骨幡。突然聽的半空中,一陣陰測測的笑聲傳來。

這笑聲在半空中傳來,又好似就在耳邊響起,像一陣陣的金屬互相磨擦的聲音,鑽入耳朵中,刺耳之極,讓人極不舒服。

這陣笑聲一到,面前的十二道白骨幡一下子又暴漲了幾丈高,剛才被燒掉的黑氣又從骷髏嘴中噴了出來,比剛進大陣時還要濃密的多。

被火龍纏繞的那道白骨幡上的骷髏頭「嗚」的一聲哭嚎,兩個黑洞洞的眼眶中兩盞鬼火一下子也大亮了起來,照的整個寺中都是一片慘綠,火龍吐出的巨大火焰與鬼火一碰上,好似泥牛入海,一下子就熄滅消失了。

葉泊雨知道來了高人,不敢大意,忙收回吳鉤劍,護住自己和紫嫣。只聽的元罡真人傳音過來:「老和尚,兩位小友,魔頭來了,大家小心。」

「阿彌陀佛,大家要儘快破掉身邊的白骨幡,哪怕只是破掉一根,這大陣就首尾難以相應,算是破了一半。」妙高禪師的傳音也從南邊傳來。

「一個老雜毛,一個老和尚,還有兩個乳臭未乾的後生小輩,就想破這玄陰噬魂大陣。」那個刺耳的聲音又想了起來:「真是不自量力,哈哈哈。」

「哼哼。 逆天王妃:王爺,定萌約 ,別得意的太早。今日就是你老魔的死期!」元罡真人提高聲調,大聲喝道。

「老雜毛,死到臨頭,竟然還敢大言不慚。」刺耳的魔音冷冷的說道:「受死吧!」

說著,三十六根巨大的白骨幡頂上的巨大骷髏同時吐出萬千道黑氣,又把整個乾元寺團團包圍起來,幡上繡的巨大魔神活靈活現,好像要從幡面上跳下來相似。

「元罡老道,兩位小友,魔頭髮動了玄陰噬魂大陣,我們趕快彙集到中央的大雄寶殿,齊心協力對付魔頭。」妙高禪師高聲傳音說道。

「明白了,老和尚。」元罡道長的聲音也傳了過來。

葉泊雨運起玄龜甲的元陽大陣護住自己和紫嫣,也架起劍光,從菜園中穿過後殿,來到大雄寶殿的前廣場上。

妙高禪師和元罡道長已經來到前廣場上,只見前廣場上正中間立著卻是一桿幾十丈高的金色經幢,經幢上金光熠熠,刻滿了斗大的蝌蚪文字,葉泊雨看的分明,正是梵文書寫的《金剛經》。

分明是陰險狠辣的魔界大陣,怎麼主幡卻是佛家經幢,還刻著《金剛經》。葉泊雨一陣迷亂,摸不著頭腦。

元罡真人也感到不可思議,大聲向妙高禪師問道:「老和尚,看來這個魔頭與你倒是一家子啊。你們禪宗什麼時候入了魔界了?」

此時,四周三十六根白骨幡上的千萬道死氣朝著四人撲了上來,經幢上的《金剛經》梵文也化成了斗大的文字,在四人周邊炸開,化成千萬道狂雷,與死氣連在一起,變成了漫天的玄陰陰雷。

妙高禪師來不及回答,雙手捏了個符印,現出羅漢法相,渾身上下現出一層白色的佛光,正是禪宗的無相護身佛光,把漫天的玄陰陰雷擋在佛光之外。

元罡道長也祭出自己的九把天龍伏魔劍,九把劍上下翻飛,組成一道密集的劍網,護住自己身形。

葉泊雨和紫嫣一直有元陽大陣護體,當下催動真元,元陽大陣發出源源不斷的九陽真力護住兩人,即使這樣,漫天的玄陰陰雷打在元陽大陣上,還是讓葉泊雨專心防禦,一時分不出心神做別的。

妙高禪師一面抵擋著玄陰陰雷,一面傳音道:「老道,這個魔頭修的是正宗密宗心法,後來才入的魔道,所以能使出佛家法器。」

「還有這麼邪門的魔頭。」元罡道人叫罵道:「這可怎麼辦?我們毫無還手之力啊!一會兒開平城的人就都被魔頭殺光了。」

葉泊雨分不出真元傳音,聽了元罡真人的話,忙極目看去,果然看見萬千道黑氣除了對付自己幾人以外,還有數不清的黑氣衝出乾元寺,撒入到開平城中。瞬息之間,不知有多少百姓睡夢之中就被活活抽掉了生魂,成了枉死之鬼。

「不好,常大哥!」葉泊雨突然想到常遇春帶著軍隊正在攻打開平城,豈不是也有生命危險。

「魔頭,你殘殺生靈,天理難容!」妙高禪師手一指,佛光外現出一盞青蓮燈,七寸多高的青色玉石雕成,玉台上邊是一個鏤空的蓮花底座,湛青碧綠,蓮花中一點火焰呈青、白、紫三色。相傳妙高禪師乃是青蓮化身,這盞青蓮燈正是他本命元神所化的寶物。

青蓮燈一現身,裡邊的三色火焰飛出一點,變成無數閃閃的紫色火焰,好似天上亮晶晶的繁星一般,直朝著中間的經幢飛去,經幢發出的玄陰陰雷撞上紫色火焰,紛紛撞得粉碎。

這邊元罡真人也沒閑著,九把天龍伏魔劍護體,雙手連連拍出,掌中石火神雷也紛紛打向經幢上,這石火神雷是元罡真人取蜀山十六座山峰中千年頑石中的石火煉成,非凡間之火,與那玄陰陰雷戰了個旗鼓相當。

元罡真人的石火神雷卻也罷了,妙高禪師的三色火焰端的非同小可,漫天的玄陰陰雷被星星點點的火焰一會兒工夫燒掉了一大半。葉泊雨和紫嫣壓力大大減輕,也都祭起飛劍,幫著妙高禪師攻擊經幢。

「哼哼。老和尚,沒想到老夫還是低估了你們。」天上陰測測的聲音又響了起來,「看來要先除去你們幾個,才能取開平城十萬生魂。」

漫天的玄陰陰雷一下子消失不見了,三十六桿白骨幡的黑氣也都收攏在乾元寺中,大雄寶殿前的經幢主幡頂上白光萬道,突然出現了一個盤腿打坐,上身**,渾身隱現金光的金身羅漢的法相。

「不好!是膽巴國師。」看到這個金身羅漢的法相,葉泊雨不禁失聲叫了出來,這膽巴國師是快要渡天劫的修為,如果這個魔頭是他,那集現在四人之力也不一定是他的對手。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