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0 一月 2021

「不是我要跟你搶,是完顏兄你要跟我搶!」北武禪冷笑回道:「不過,如果完顏兄堅持要搶的話,那咱們恐怕就得憑本事說話了!」

Post by zhuangyuan

「也好!」完顏王朗聲道:「江湖兒女,本來就是靠拳頭說話。誰的拳頭大,誰就帶他走!」


「正和我的心思!」北武禪大笑。

這邊完顏王沒有再說話,直直看著北武禪,卻是已經準備要出手了。

聽聞北武禪和完顏王要打起來,旁邊正在混戰的眾人立馬停了下來,紛紛扭頭看著北武禪和完顏王。甚至,就連北十三和完顏鳴也停止了對戰。畢竟,能見到北武禪和完顏王這個實力的高手對戰,也是一件非常難得的事情啊。

葉青也是滿心的激動,真要完顏王和北武禪打個兩敗俱傷,那今天他就有逃掉的希望了啊。

「等一下。」便在完顏王準備出手的時候,北武禪突然擺手,道:「完顏兄,俗話說得好,鶴蚌相爭,漁人得利。咱們兩個比武倒沒什麼,就怕是這葉青和那個傻子趁機逃跑,那咱倆不管誰勝誰負,豈不都要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完顏王皺起眉頭,看向那邊的葉青和傻子,道:「既然如此,先把他們的兩條腿都打斷,那他們就跑不了了!」

「這個主意不錯。」北武禪拍手,笑道:「完顏兄,一人一個吧,你選哪個?」

「葉青!」完顏王一聲大喝,便直奔葉青撲了過去。

「哎!」北武禪嘆了口氣,道:「看來我只有選這個傻子了。」

說完,北武禪也撲了過去,伸手便朝李秉恩打了過去。

這邊葉青見完顏王來勢洶洶,速度和強大的力量,讓他連躲避都不知道該怎麼躲避了,更別提去抵擋了。這完顏王的實力,真的跟之前的傲無常沒有多大區別。最關鍵的是,當時對戰傲無常的時候,是他們十幾個人聯手。而現在,只有他一個人對完顏王,可想他的壓力有多大。

不過還好,葉青那套步法已經走的比較熟練了。見躲不開,他便直接使出那套步法,走出兩步,艱難地躲開了完顏王這進攻。同時,他也伸手一拳,徑直朝著完顏王打了過去。反正他知道是逃不了了,就乾脆仗著這步法跟完顏王打一會兒吧。

見葉青避開自己的攻擊,完顏王也非常的吃驚。而見到葉青打來的這一拳,完顏王更是詫異。不過,他終究不是北十三,並沒有慌亂,而是突然往前衝出一步,直接衝到了葉青的拳頭上,用胸口挨了葉青這一拳。不過,葉青這一拳並沒有傷到他分毫,反而葉青被他一下子震得倒飛了回去,還在空中的時候便嘔了一口鮮血。

完顏王個頭並不大,但這撞擊的一下,卻好似卡車撞到葉青似的,讓他根本扛不住。他的心裡也是大驚,這完顏王的實力,也未免太強了吧?

另一邊,北武禪走到李秉恩面前,卻遭到了李秉恩的反擊。北武禪的實力跟完顏王差不多,但是,李秉恩的實力卻比葉青強得多。所以,跟北武禪在一起,李秉恩竟然還和他對了十幾招。

北武禪原以為能夠很輕鬆地打倒李秉恩呢,沒想到李秉恩竟然這麼難纏。眼見那邊完顏王都已經結束了,他臉上也有些掛不住了。這若是再搞不定李秉恩,豈不是丟臉了?

「給我破!」跟李秉恩對了幾招,北武禪突然合十雙手,張嘴一聲大喝,猛地伸出雙掌朝前平推過去。

李秉恩連忙往旁邊踏出幾步,利用那套步法,想要躲開北武禪的進攻。但是,他最終還是失敗了,北武禪這雙掌好像跗骨之蛆一般追著他,終於重重拍在了他的身上,李秉恩也被打得倒飛了回去。

「好一個傻子,果然有點本事!」北武禪一聲冷喝,徑直走到李秉恩面前,道:「打斷你一雙狗腿,我倒要看看,你還能跑到哪兒了!」

北武禪舉起手,正要朝李秉恩的腿拍下去。便在此時,遠空突然傳來一聲長嘯,猶如奔雷滾滾,震得這邊眾人耳膜嗡嗡作響。

聽到這長嘯,北武禪和完顏王面色頓時變了,兩人不約而同地轉身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至於他們旁邊的人,有幾個都已經捂著耳朵倒在了地上,不斷翻滾慘叫,卻是被這聲音給震得受不了了。

「捂住耳朵!」北武禪和完顏王同時大喝道,兩人已經看出來了,這來人的實力強的有些恐怖啊。

… 其實不用北武禪和完顏王提醒,他們那些徒弟手下也早就捂住了耳朵。這長嘯的聲音不僅震耳發聵,甚至,聽著還有一種讓人熱血激蕩的感覺,全身的血液好像都被這長嘯的聲音引燃了似的,讓人不由自主地血液沸騰,激動振奮,連心也跟著狂跳起來。而這種心跳的速度,其實是最傷人的了,有心臟病者,單聽這聲音都得病發了呢。

不過,捂住耳朵的效果也並不是很大。儘管四周的人都捂住了耳朵,但這長嘯的聲音還好似海浪一般,一波接著一波洶湧而至。有幾個實力差的,拚命捂住了耳朵,但還是被這聲音震得滿頭大汗,心都快跳到喉間了。

「我受不了了!」

突然,一個男子大喊一聲,放開雙耳,跑到旁邊拚命用頭部撞樹,一邊撞一邊瘋狂的大笑,卻是被這聲音震得崩潰了。

這個男子正是北武禪的弟子,見他這樣,北武禪面色大變,一個箭步沖了過去,伸手按住這人的肩膀,隨手在他後腦拍了一下。這個人受此撞擊,直接暈倒在地,才算擺脫了現在這局面。否則的話,他只怕要自己撞樹撞死呢。

然而,北武禪剛救下這個男子,旁邊又有人瘋叫著沖了出去,用力地去撞旁邊的樹。這一次是完顏王這邊的人,完顏王也效仿北武禪,沖了過去,硬生生將這人打暈方才改變了這局面。可是,這個人剛剛暈倒,旁邊便又有人崩潰沖了出來,完顏王和北武禪不得不連續將自己這邊的人打暈,以防止他們自殘而亡。

葉青其實也被這長嘯的聲音震得耳膜嗡嗡作響,但奇怪的是,他並沒有這種氣血沸騰的感覺。這聲音每次激蕩過來,他的體內便有一種說不出的內息涌動,迅速平息了他全身的氣血。而這種內息的涌動,因為這長嘯的聲音,竟然在他體內變得越來越快,到最後甚至都是在他體內奔涌了,讓他全身都處於一種高度興奮當中。


這種興奮不同於北武禪和完顏王那些人的幾近崩潰,他這種興奮,則是體內內息被這長嘯聲調動起來之後的激蕩。內息不斷在他體內流轉,一波一波地衝擊著他全身的經脈,好像是沖開他的經脈奔涌而出似的。但是,偏偏他的經脈是在封閉著,這內息根本無法衝破他的經脈,一種強烈的壓抑感傳到了他的喉間。數次的激蕩,葉青不由自主地張開嘴,仰天發出一聲長嘯。

葉青這長嘯聲出現的實在太過突然,這邊完顏王和北武禪剛剛把各自的手下全部打倒,葉青這邊的聲音就突然響起。配上剛才那個長嘯的聲音,就好似兩處天空的奔雷在對決一般。那邊的長嘯聲猶如夏日的奔雷,一波高過一波,奔涌不停。而葉青這長嘯的聲音,竟然在這猶如奔雷一般的長嘯聲中,沒有絲毫被遮掩,一波一波地衝擊而至,清楚地傳到了現場每個人的耳朵裡面。

聽到葉青的長嘯,完顏王和北武禪面色皆是一變,兩人互視一眼,誰都沒想到葉青竟然也能發出這樣的長嘯聲。要知道,這樣的長嘯聲,可不是誰的嗓門大就能發出來的,這是以強大的內力為基礎發出來的。剛才那個長嘯聲發出來,可見絕對是一個絕頂高手過來了,連完顏王和北武禪也自認不如來人。

可是,這邊葉青怎麼也發出了這樣的長嘯聲。而且,這長嘯的聲音,竟然絲毫不遜於那個長嘯的聲音,這怎麼可能呢?難道葉青的內力,還能跟這個高手差不多了?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片刻的驚愕之後,兩人卻突然感覺體內的氣血竟然也隱隱開始波動起來。兩人皆是一驚,一個絕頂高手的長嘯聲,他們兩個人還能應付自如。而現在葉青也發出了毫不遜色的長嘯聲,這樣兩個人就有些承受不了了。這就好像是兩個絕頂高手,同時在用內力發出聲音震蕩他們一般,他們兩個人的實力,根本承受不了啊。

兩個人不敢有絲毫怠慢,連忙盤膝坐下,默運內力來調息,以免被這聲音所帶走。而那邊李秉恩,他早就盤膝坐下了,不過現在看得出他也很是辛苦,滿頭大汗,明顯都快承受不了了。

葉青體內的內息一波又一波地衝擊著他的經脈,但經脈在封閉著,根本沖不出去,這衝擊的力量就不斷地湧上來,變成了長嘯聲。而他自己根本無法控制,甚至他都不知道自己發出的長嘯聲也有如此驚人的威力,完全是體內內力被動地出現這樣的變化。

如此持續了大概兩分鐘的時間,便在這邊李秉恩幾近承受不了的時候,那邊的長嘯聲卻戛然而止。而這邊的葉青還沒有停止,依然長嘯了近十秒的時間方才停止。不過,少了一個絕頂高手的聲音,李秉恩總算勉強撐了過來。


完顏王和北武禪兩人被這長嘯的聲音震得心驚肉跳,好不容易等到兩個聲音都停下來,兩人終於舒了一口氣。睜開眼看去時,現場不知何時竟然多了一個人,正站在葉青面前不遠處的地方。

看到來人,兩人面色同時變了,因為他們都認得來人,也知道來人的身份。

「赫連鐵華!」兩人同時驚呼一聲,難怪剛才那長嘯的聲音如此恐怖,原來是赫連鐵華髮出來的啊。

赫連鐵華根本沒有看他們兩個,而是直勾勾地看著剛剛停止長嘯的葉青,眼中明顯帶著詫異。

赫連鐵華之前見過葉青,自然知道葉青的實力如何。其實剛才葉青發出長嘯的時候,他還在疑惑,是哪個高手過來了呢,所以就稍微較量了一番。可是,等他趕到這裡的時候,卻驚愕地發現,跟他對抗的人竟然是葉青,這讓他很是吃驚。

要知道,剛才那聲音的對決,其實根本就是內勁的比拼。而剛才葉青的聲音,根本不弱於他,這怎麼可能呢?葉青才幾歲,怎麼可能有這麼強的內勁?要知道,赫連鐵華練了幾十年的時間,才有今日的成就啊。

完顏王和北武禪同樣吃驚,他們深知葉青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有這樣的能力啊。可是,現在葉青竟然發出這樣的長嘯聲,他們是清楚聽到也看到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兩人很想問個清楚,但是,現在赫連鐵華站在他們面前,兩個人感覺到莫大的壓力,竟然都不敢輕舉妄動了。

蒙區大將軍赫連鐵華,氣吞天下,無人可擋,這是天下公認的!

完顏王和北武禪實力雖然不錯,但是,站在赫連鐵華面前,他們兩個卻是連一點鬥志都沒有了。或者,換了另一個五絕,他們還沒有這樣的膽怯。但是,現在是赫連鐵華在這裡,他們兩人也承受不了這種壓力。

普天之下,有幾個人見到赫連鐵華,能不凜然的?

葉青也看到了赫連鐵華,這一刻,他竟然長舒了一口氣。雖然他只見過赫連鐵華一次面,但是,他很清楚赫連鐵華這個人。大將軍氣吞天下,為人也是英勇豪邁,縱然洪盟傲無常與葉青有仇,但是,赫連鐵華是絕對不會來對付葉青的。因為,赫連鐵華比傲無常自重身份,若非深仇大恨,是絕對不會朝一個晚輩出手的。

北武禪和完顏王不敢說話,赫連鐵華也沒有說話,現場的氣氛一時間有些沉寂了。被赫連鐵華這樣盯著看,葉青也有些壓力,他硬著頭皮道:「原來是赫連將軍!」

葉青說了這句話,赫連鐵華這才收回眼神,緩緩點了點頭,道:「你是葉青!」

赫連鐵華同時看了看旁邊的北武禪和完顏王,面上閃過一絲寒意,冷聲道:「北武禪,完顏宗!」

完顏宗正是完顏王的名字,平時若是別人稱呼他的名字,他肯定要生氣的。但是,這話從赫連鐵華嘴裡說出來,他卻是連一點脾氣都沒有。無他,因為他的實力遠不如赫連鐵華,赫連鐵華自然有資格直呼他的名字了。

北武禪這個人比較鑽營一些,他笑了笑,道:「原來赫連將軍也來了,早知道如此,我該去蒙區,跟赫連將軍一道過來,路上也好有個伴啊。」

見北武禪這樣,完顏王也不甘落後,連忙笑道:「我說是哪個絕頂高手有這份實力呢,原來是赫連將軍親至。幾年未見,赫連將軍實力遠超往昔啊!」

兩人剛才也算是勇猛了,但是在赫連鐵華面前,卻立馬變得跟馬屁精差不多了,輪番跟赫連鐵華拉關係。不過,赫連鐵華並沒有因為他們這話而有絲毫的表情。

赫連鐵華看了看葉青和李秉恩,又看了看北武禪和完顏王,道:「對付兩個晚輩,不僅你們兩個親自出手,還帶了這麼多徒弟過來,這也未免太興師動眾了吧!」

北武禪和完顏王不由一陣的尷尬,本來他們身為長輩,朝葉青和李秉恩這倆晚輩出手都已經很不對了。還帶了這麼多人過來以多欺少,被人指責,也真的是沒法反駁。

… 片刻的沉默,完顏王先道:「赫連將軍誤會了,我怎麼會朝一個晚輩出手呢?這次來找葉青,其實就是想問幾句話而已,並沒有別的意思。畢竟,葉青和李秉恩始終是北拳王的傳人,完顏當年與北拳王李三哥也有幾面之緣,怎麼可能朝他的傳人出手呢?」

聽到這話,北武禪立時皺起了眉頭。葉青和李秉恩明顯都受傷了,你說你沒朝他們出手,那意思就是我把他們打傷了?


北武禪之前有對付李家的事情,本來與李家的恩怨就不淺。現在完顏王把事情推到他的身上,那他就更加說不清了。

「完顏兄,你剛才不是說,一定要葉青交出你家的傳家寶嗎?」北武禪笑道:「專門讓你兒子把葉青騙到這裡,也不知道你的傳家寶現在拿到了沒有呢?」

完顏王面色一變,葉青和李秉恩來這裡,的確是他兒子完顏鳴剛才說那幾句話的緣故。完顏鳴本來是想忽悠葉青走小路的,但葉青自己選了這山路走的。不過,說來說去,這件事都跟他有著分不開的關係,北武禪這麼說,根本就是把事情往他身上推呢。

「我只是想問清楚那個東西的下落,至於把葉青引到這裡,哼哼,究竟為了什麼,北兄應該比我更清楚。」完顏王冷冷一笑,道:「北兄在沈家莊的門前設了那麼大的關卡,不允許任何人進入沈家莊。如果我不把葉青他們引到這裡的話,他們兩個說不定都被北兄的那些人給殺了呢!」

北武禪面色瞬變,咬牙道:「完顏兄,我找葉青,只是想讓小兒跟他切磋一下,並沒有別的意思。但是,你為了拿回你家的東西,甚至都要謀人性命了,這是不是有些不對了呢!」

「你兒子都讓人打敗了,現在還切磋什麼啊?」完顏王冷聲道:「北兄,你親自過來,難道是準備親自找他們兩個切磋嗎?身為長輩,朝晚輩出手,不太好吧。」

完顏王和北武禪針鋒相對,都想把這件事推到對方的身上。沒辦法,赫連鐵華給他們的壓力實在太大了,誰都不想承擔這件事,因為誰都不知道赫連鐵華準備怎麼處理這件事。

赫連鐵華站在旁邊看著,並沒有說話的意思,也完全沒有理會兩人說的話到底是真是假。而這完顏王和北武禪兩個人也都是絕對的老狐狸,誰都奈何不了誰,反而越說對他們兩人越不利了。

兩人也不傻,說了一會兒,都覺得這樣下去根本沒有任何效果,兩人乾脆都不再說了,齊齊轉頭看向了赫連鐵華。

「赫連將軍,也是為了沈家這件事來的吧。」北武禪笑道:「剛好,咱們都過來了,要不先去沈家莊坐下吧?」

完顏王跟著笑道:「北兄說的沒錯,沈家莊就在前面不遠的地方,剛好可以先過去拜訪一下南拳王。」

「不著急。」赫連鐵華緩緩搖頭,道:「你們在這裡鬧出這麼大的事情,估計南拳王很快也要過來了。」

北武禪和完顏王面色皆變,葉青也算是南拳王沈天君的半個徒弟,李秉恩的武功更是南拳王沈天君教出來的。他們兩個打傷葉青和李秉恩,這南拳王要是來了的話,肯定不會放過他們兩個的啊。

葉青卻是大為歡喜,南拳王沈天君若是來了,那他可就再也不用擔心了。

北武禪和完顏王對視一眼,兩人皆明白對方心中所想,互相使了個眼色,完顏王先笑道:「對了,我想起來了,我還有一些禮物放在市裡沒有拿過來,這是為南拳王準備的。赫連將軍,實在不好意思,我先回去把這些東西取過來吧。」

「完顏兄,看來咱倆得一起去了啊!」北武禪也跟著笑道:「我突然想起來,我也有些東西落在市裡了,剛好咱倆可以結伴過去了。赫連將軍,實在不好意思,要不你們先去沈家莊,一會兒我過去了,再親自拜訪。」

「那剛好,北兄,咱們一起結伴去市裡吧。」完顏王笑著回道,和北武禪一起,連忙把各自的徒弟弄醒,準備在南拳王沈天君趕到這裡之前先離開。

赫連鐵華看著兩人的動作,卻根本沒有出手阻攔,只站在旁邊,好像是在等待著什麼。

完顏王和北武禪現在心裡害怕,連忙把各自的人救醒,然後匆忙帶著他們轉身就跑,不敢在這裡逗留分毫。而赫連鐵華目送他們離開,也根本沒有去攔截的意思,好像根本都沒打算管他們似的。

見赫連鐵華沒有追來,完顏王和北武禪長舒了一口氣,兩人還真的害怕赫連鐵華朝他們出手呢。如今看來,這件事上,赫連鐵華也只是準備當個旁觀者而已啊。

然而,兩人還未走遠,前面卻突然走過來一批人,為首的是一個年過古稀的老者。老者眼中精芒閃爍,一看便非簡單人物。

見到這老者,完顏王和北武禪皆是一愣,因為他們根本沒見過這個人。不過,直覺告訴他們,這個老者不好惹,所以兩人不約而同地選擇了繞開,不準備跟這老者正面相對。

然而,老者卻徑直奔著他們兩人而來,直接走到了他們的面前,朗聲道:「兩位是從山上下來的吧?」

被老者攔住了,兩人肯定也沒法再走了,只能硬著頭皮點頭。

見兩人點頭,老者便接道:「赫連將軍,在跟哪位高手對決?」

完顏王和北武禪互視一眼,心裡皆有些驚撼。這老者還沒到山上呢,單單聽聲音便知道是赫連鐵華在跟人對決,可見這老者對赫連鐵華絕對是非常的熟悉。可是,這老者究竟是誰呢?

見兩人不回答,老者旁邊一個年輕人忍不住道:「喂,我爺爺問你們話,你們聽不到嗎?」

這年輕人火氣比較大一些,說話也沒有絲毫禮貌可言,頓時激怒了這邊的完顏鳴和北十三。

「你算什麼東西,敢這樣跟我父親說話!」

「好大的膽子,你知道我父親是誰嗎?」

完顏鳴和北十三同時怒喝回道,讓完顏王和北武禪連阻攔的機會都沒有。

聽到兩人的話,那年輕人也頓時怒了,他瞪眼道:「我管你父親是誰,這天下,還沒有誰敢在我爺爺面前撒野呢!」

聽到這話,老者微微皺起眉頭,明顯有些不悅,沉聲喝道:「天羽!」

年輕人立刻低下頭,道:「爺爺,這兩個人鬼鬼祟祟的,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赫連鐵華在山上跟人對決,這兩人又偷偷跑下來,這裡面肯定有問題啊。」

「你才有問題呢!」完顏鳴立時怒道。

「對呀,你這也不是鬼鬼祟祟地上山嘛!」北十三跟著道:「而且還在這裡問山上的情況,哼,莫非是知道赫連將軍在山上跟人對決,想要上去偷襲佔便宜嗎?」

完顏王和北武禪本來是想阻止各自的兒子的,但是話說到這個份兒上,已經完全不可能阻止了,兩個人就乾脆不再說話了,只死死盯著對面的老者。

「你們兩個是不是找死!」這邊年輕人-大火,道:「我爺爺跟赫連鐵華是朋友,為什麼要偷襲他?再說了,以我爺爺的實力,還需要偷襲誰嗎?」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