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二月 2021

《開物典藏》以及鬼靈訣之中曾提到過,如果是屬於那種極為強大的陰魂類,但他卻並沒有選擇特有的進化修鍊方式,那麼就會多使用一種神魂攻擊的方式自保。

Post by zhuangyuan

同時他還有一項最為強大的賦法術,那便是可以附身和奪舍,能夠控制任何有靈的生物作為他的分身或者是傀儡在,而被奪舍和附身的對象越強,他就越強大。


想到這裡后,李向南也大概對那陰所謂的陰影皇帝有了一個大概的認識。

而對於那兩個開始進入到魔化狀態,並向他襲來的執杖僕人,李向南也沒有了再觀察他們的打算,他打算速戰速決,將這裡的隱患徹底解決之後立即返回石村,畢竟芷茉身上發生的情況還是讓他有些放心不下。

於是,李向南對這兩個魔化的僕人不再客氣,祭出風陽仙劍之後,直接發動了最強的技能靈幻音劍。

那音劍會帶有強烈的神魂衝擊,尤其是風陽仙劍是一種很厲害的攻擊性的法寶,遠遠不是那所謂的秘寶所能夠比擬的,對於這類陰魂一類的存在,也存有極大的剋制作用。

所以在那股靈幻音在兩個魔仆的心神腦海之中呼哮浮現之際,兩個魔仆的身體頓時一怔,並顯得非常的痛苦,並再次加強力量朝李向南襲來。

咻!

風陽仙劍是可探仙劍,他擁有劍靈,此刻劍靈顯得非常的激動,在李向南的心神引導之下,劍靈帶動著仙劍就像是一道流光。

而這道流光就像閃電,速度快到了以人的肉眼根本分辨不出來,在這秘武門世界之中,沒有人能夠抵擋得了這仙劍劍靈的進攻。

噗哧!

幾乎並沒有出乎預料,在那仙劍帶著流光飛出之際,其中一位魔仆根本連近身都沒有做到,就被那道流光貫胸而過。

僅僅只是一劍,就斬殺了一位魔仆,與之前斬殺宋千山的情況是一樣的。

另一位魔仆在攻上來之際,風陽仙劍再返身而回,由那魔仆的背後襲去。

那魔仆進行了躲避,他猙獰的臉上帶著滔的怨恨,那彷彿欲破體而出的陰影力量躲過仙劍的一擊后就直撲李向南而來。

轟!

但李向南早就料到了那魔仆會用拚命的方式來攻擊他,所以他早就有所準備,在這魔仆被陰影力量控制著襲來之際,李向南單掌平緩一伸,在他的掌心之中突然間聚集起一道電光。

而這道電光又迅速開始放大生成雷電,帶著雷霆的意志,便朝著那魔仆轟了過去。

魔帝雷印是魔帝法五行印法之中攻擊性與毀滅性最為強大的一種法術,同時他對陰魂類的生物擁有極為強大的剋制作用,可以是陰魂類的敵。

所以面對這樣強的力量,那魔仆根本連反抗或躲避的機會都沒有,被那股雷霆的意志震懾住之後,隨即就被那股力量轟成了渣,連聲慘叫都沒有發出。

輕鬆解決了這兩個魔仆之後,李向南抬眼看去,就見那剩下的幾個女孩都被解救了下來,那六個魔仆死傷慘重,只剩下了三人仍在負隅頑抗,而那祭壇的周邊也被一股濃密的黑氣覆蓋籠罩,極為濃郁。

只是這股陰煞與死亡混雜的氣息應該會是在那祭祀被破壞以後會漸漸的變淡,但此刻卻越加的濃郁,這顯得很不正常。

李向南也不再遲疑,當即再次祭出風陽仙劍,幾乎是以偷襲的方式,只是幾個呼吸間的功夫,便將剩下的幾個執杖僕人斬殺劍下。

果然不出他的所料,在所有的魔仆,以及那些黑衣劍手在全軍覆沒,全部被斬殺之後,那祭壇周邊的黑霧越發的濃郁,並漸漸開始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彷彿要將周邊那帶有生機的生靈,以及地靈氣全部吞噬進去。

忽然想到了什麼之後,李向南不禁臉色大變,同時也有些自責,他竟然沒有想到這裡也會有一處然陣法,而且還是屬於那種然形成的缺噬陰陣,怪不得整個世界的規則力量在一段時期內無法干擾到這裡,這才是最主要的原因。

那麼這一樣來的話,那缺噬陰陣在此刻已經達到了一種壯大的狀態,這對於那個想要藉機脫困出來的陰影皇帝來,利用那些僕人的死亡從而吸收到大量的能量以後,這將是一次極為難得的機會。

嘿嘿嘿!

就在這時,在那黑霧生成的核心內部,忽然間傳一個極為刺耳陰森恐怖的聲音,就彷彿是即將陰謀得逞時所發出的那種令人神魂震恐的聲音。

同時,在那漩渦的中心,李向南隱約感應到,在那裡有一團已經成形的陰影正匯聚生成,並靠著那股然陣法吞噬而來的力量在不斷的壯大。

這也意味著,那陰影皇帝馬上快要出來了。

見此情景后,李向面臉色大變,並迅速朝著無霜和玉秋等人喝道:「趕快毀掉那祭壇撤離此地,那陰影馬上要出來了,這裡已經困不住他了……」未完待續。。



… 不能讓那陰影皇帝出來禍害荼毒生靈,一旦讓其做實了『牢頭』的這個稱呼,恐怕整個秘武門世界都要處在恐怖陰影的籠罩之下。

這是玉秋和無霜在第一時間所產生的念頭。

而當這個念頭在不斷的放大以後,使他們內心深處的那份堅毅的決心,也沒有再產生絲毫的動搖。

他們會想到整個世界被恐怖的陰影籠罩后,生靈毀滅,被那些陰影控制的魔鬼肆意的屠戮時,那腥風血雨的情景,甚至就是那些秘武勢力們,也將會不復存在。

所以在那一刻,玉秋和無霜並沒有打算撤離,他們只是讓手下帶著幾個女孩迅速離開牛尾山。

而他們二人,則是選擇了留在那谷中,即使不能消滅那陰影皇帝,那麼他們將犧牲自己,與那陰影皇帝同歸於盡。

此時,無霜與玉秋對視了一眼,二人眼神之中產生一縷默契,想到點點頭后,二人便毅然衝進了那黑霧迷亂籠罩的祭壇,用手中的劍,將那祭壇絞得粉碎毀掉祭壇之後,便再次絕然地沖向了那黑暗的漩渦。

李向南就在附近,他知道那然陣法經過不斷的吞噬能量以後,會讓陰影皇帝利用不受規則束縛的這段空白期從而脫困而出。

而以目前的情況來看,那黑暗漩渦之中的力量越來越強大,那陰影皇帝有備而來,隨時都會破困而出。

對於這樣的情況,他也不知道用什麼的方式去應對。就是想要在這牛尾山布置陣法,也已經來不及了,那麼他也只有迅速撤離此地后,第一時間趕回石村,主導那秘界通道的摧毀計劃。

只是讓他沒有料到的是,無霜和玉秋會在這樣的一個時刻,做出一個令他會感到欽佩和尊敬的決定,他們竟是想要犧牲自己來成就大局。

在無霜和玉秋衝到那黑暗漩渦跟前之時,那周邊洋溢的黑霧會給他們帶去極大的傷害,同時那漩渦之中也會伸出一隻虛幻般的大掌。想要將他們擊殺在漩渦之外。從而吞噬了他們的修為與精血以壯大實力。

畢竟如果這陰影皇帝的本質還是屬於陰魂類的話,那麼對於人類武修者的精血和神魂,將是他的大補。

李向南不想這二人白白就這樣丟掉了性命不,反而還會增強那陰影皇帝的實力。於是他也沒有作猶豫。也毅然返回到了谷中。在那漩渦之中伸出來的手掌攻擊二人之時,李向南也同時轟出一印魔帝雷印。

那掌印帶著雷霆的意志和尊威,是陰魂剋星。 最强醫道

伴隨著那道雷霆閃電般中的攻擊壓過去之際,那漩渦之中的黑影不由的停頓了下,隨即就放棄了攻擊,將那虛幻的手掌伸了回去,並不斷發出一股股怨毒憤怒的咆哮,帶著那股黑暗漩渦開始不斷地朝李向南這裡撲襲壓來。

距離那陰影皇帝脫困的時間越來越近了,而那陰影皇帝所展現出來的實力,也越加的強大。

尤其是在他帶著那怨毒憤怒的咆哮之時,其中會夾雜著一股極強的神魂衝擊。

李向南目前的神魂等級相當高,自然是不懼這樣的神魂衝擊,但是無霜和玉秋卻不行,他們受到影響以後,會使修為實力被削弱。

所以當機立斷之下,李向南再次祭出風陽仙劍。

而無霜和玉秋此時也感到了那股極強的神魂壓力,他們知道這是陰影皇帝最擅長的一種攻擊之術,但他們一時卻並沒有好的應對方法,只能勉力強撐。

嗡!

但就在這時,在他們感受到神魂之中一股波動越發的強勁,欲要將他們吞噬之際,忽然間一股清新靈動的顫鳴之音在他們的心神間顫響起來,讓他們混沌的精神為之一輕。

咚!

而隨著那顫鳴的靈動之音再次緩緩傳來之時,只見此刻的風陽仙劍似乎也幻發了新的生機與活力,尤其是其中的劍靈,顯得十分的興奮歡快,帶動著仙劍開始不停地舞動了起來。

無霜和玉秋此刻不由心中大奇,因為那股旋律之中彷彿帶著無比強大的力量,會讓他們的傷勢在不斷的恢復之餘,就是連他們的修為功力,竟然也一下子獲得了臨時的提升。

然而,李向南此刻聽到這個旋律之時,卻是不由心中一震。

這旋律他還是比較熟悉的,正是靈幻音劍功法之中的第三式琴瑟合鳴,同時這也是那位瓊虛門水月仙門一脈的才前輩所自創的神魂類功法之中最強的雙修功法。

可是,李向南知道,這功法只有他和芷茉二人修習過,這世上不可能再有第三個人修鍊,而且就是以李向南目前的境界,也只能將那靈幻音劍之中的合修之法修到第一式,他根本無法達到第三式心劍式的修鍊。

就算是芷茉,以她目前的修為境界, 總裁太腹黑 ,施展最強的攻擊。

所以會讓李向南震驚的是,這突然間被運用琴瑟合鳴的人,根本就不是芷茉。

那麼不是芷茉的話,究竟又是誰?

不過,現在李向南已經顧不上去猜測使用這個法術的人究竟是誰了,風陽仙劍中的劍靈此刻就像是突然發了狂的暴徒,與李向南間的心神感應開始有些混亂起來,彷彿即將不受李向南的控制,在不斷地抽取著他的修為實力來助漲風陽仙劍的攻勢。

面對如此的突發異狀,李向南震驚之下,也趕緊地穩住心神,保持與劍靈之間的感應聯繫,同時他體內的靈力瘋狂的亂躥,被不斷的輸出到風陽仙劍之中,勉強被動地開始配合那不斷加強的琴瑟合鳴。

嗷嗷!


這突如其來的極強的法術攻擊,此時已經讓在神魂攻擊上極具優勢的陰影皇帝迅速處於劣勢的狀態,他帶著憤怒與恐懼的咆哮,在不斷地開始掙扎,顯然他十分畏懼這樣對他具有克制效應的強**術。

於是,陰影皇帝瘋狂地加劇了那黑暗漩渦的吞噬速度,他妄圖想要通過不斷地吞噬那谷有所有的生機與靈氣來壯大自己,以達到與那強大攻擊法術的對抗。

轟隆!

在那股黑暗漩渦的吞噬之下,此刻谷中的大地開始不斷地顫抖震動起來,那然陣法也被激發到了極致的狀態。

在不受那四象機的運轉機制的約束影響下,這裡的然陣法也迫使著那陰影皇帝打算背水一戰,使得此時谷中的形勢在往一種未知的狀況在演變。

谷中,劍光流轉,音波蕩漾。

風陽仙劍就像是一道流光,伴隨著那逐漸加強的音波不斷地舞動出一種神鬼難辨的韻律節奏,他會分化出萬千道流光,不斷地對那黑暗漩渦進行著衝擊。

而那黑暗漩渦,也在瘋狂地凝聚著力量,每當一道流光攻擊時,都會分化出一面黑色的巨盾來抵擋,就這樣你來我往陷入一種拉鋸戰。

李向南竭力在控制著風陽仙劍時,他感覺到那音波的距離再次拉近,於是便借空當抬起頭來后,卻異常震驚地發現,在他的背後,那片充滿生機,布滿靈氣的谷中的一個神秘的角落之中,由一團極為濃密的靈氣匯聚形成的一個靈氣團之中,竟包裹著一個曼妙的身姿。

而這個曼妙身姿處於一種靜坐狀態在撫琴,時而會化為一片虛影,這會讓李向南恍然間覺得她就是芷茉,但是傳來的那種感覺,卻並不是芷茉,好像另有其人。

這是誰,她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這是李向南腦海之中縈繞著的一個巨大的疑問。

可是,目前的形勢讓他顧不上去感受這些奇異的變化,在那包裹著仿似芷茉虛影的靈氣團不斷地靠近那黑霧籠罩的黑暗漩渦之際,他體內的靈力更加瘋狂地在不斷向外輸出到風陽仙劍之中。

而那黑色漩渦本是吞噬靈氣與生機的動作,此刻因那靈氣團中所帶來的強大的攻擊法術而變得弱了幾分,再加上風陽仙劍對他本體的不斷衝擊,使他一時間竟也無法脫離那黑暗漩渦,真正的被解放出來。

嗷嗷!


在這樣的情況下,那黑暗漩渦之中的陰影再次發出一股極為詭異的咆哮之後,竟開始控制著那黑暗漩渦在後退,直到退到那被毀掉的祭壇分界線後面,他這才停了下來,便與那靈氣團包裹的虛影開始僵持。

對於這陰影皇帝奇怪的行為,使得李向南,以及在一邊無霜和玉秋均顯得不解,他到底想幹什麼?

然而,就在李向南幾人在迷惑之解之際,此時那靈氣團之中包裹的虛影卻突然間再次強加了那種音波法術的攻擊。

嗡!

伴隨著琴弦帶來的一股股彷彿音般的韻律,谷中的生機竟開始對那黑暗與死氣籠罩的死地進行了反噬的步伐。

而出現這樣的現象,當即就讓李向南意識到,那股靈氣團包裹的虛影應該是想速戰速決,她不想拖延時間,那麼這也就明,靈氣團中包裹的那道虛影,那也只是強者遺留下來的一縷神魂意念,應該是專門為了對付這陰影皇帝而存在的。

那麼這縷神魂,是否跟數千年前的那場對決,以及將這秘武門世界作為戰場的背後所遺留下來的某些隱患在重要的聯繫?未完待續。。



… 雪葉城外,落葉峰尾段落霞峰。<⊕,¢c≡o


這裡是一片比較空曠一些的林區,周邊還飄浮著一層淡淡的白霧。

然而細看林區周邊的環境,大量的碎石散落,巨木折斷,枝葉片片橫飛,卻是一片狼藉,打鬥的痕迹非常明顯。

這裡是突發而來的一場戰鬥,而對決的雙方,實力卻並不均等。


只見在那白霧籠罩的樹頭,一個曼妙的身姿不停地在那樹頭遊走,在她的身後,一個黑影就像是一隻幽靈一般緊隨而至。

前方遊走的是一位戴著面紗,婦人打扮,著藥王宗門派服飾的女人,她的修為實力也只是先天境界,在她遊走之時,不時會拋灑出一些霧狀的氣體。

而後面那個身影,卻同身穿黑衣,蒙著臉,只透出一隻陰沉如冰的雙眸,那眸中帶著凌厲的精芒與殺意。

只是前面那女人放出的那種霧狀的氣體帶有極為濃烈的藥性,附近稍有觸到或聞到的鳥獸會立即墜地,再也站不起來,可見厲害之處。

儘管蒙面黑衣人的實力要高過於那婦人,但他們對這種不明成份的霧氣還是比較忌憚,才能讓那婦人與他糾纏。

不過在另一邊,那裡有三五個蒙面黑衣人,在那片狼藉的戰場中心位置,他們圍著三名同樣穿藥王宗服飾的女子,正在進行著一場激烈的戰鬥。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